《唐伯虎点秋香》观感

想着新的一年里要丰富一下我的业余生活,于是计划了周末逛博物馆和周日晚上看电影。博物馆因为赖床两天都没去成,那么电影就一定不能错过了。周日下午在公司下载好了《唐伯虎点秋香》,然后早早地回去开始观看。

《唐伯虎点秋香》其实之前已经看过一两遍国语版的,这次纯粹是想听粤语而再看一遍,故而剧情于我实在是不能说陌生。可是这一次,我依然有一些新鲜的体悟。其中最深刻的,莫过于这其实是一部悲剧。

人们都说星爷的电影是“笑中带泪”,我素有耳闻,却只停留在记得这一评论上。然而这一次,我却有了更深的感受。以前看国语版的《唐伯虎点秋香》,许是年纪小,许是国语翻译的影响,我只看到了其中的欢乐;而此次,我却觉出些悲凉和......

Full-Text Search

2.2 Full-Text Search

full-text search: how to search within full-text fields in order to find the most relevant documents

2 most important aspects of full-text search:

relevance: rank results; calculated by TF/IDF, proximity (to a geolocation), fuzzy similarity, or some other algorithm

analysi......

随思录14

本来打算写一系列偏technology的介绍文章,然而这个目标着实吓坏了我,使得好长一段时间不敢再写点什么。今天终于下定决心暂停了这个计划,还是回归原来的无脑吹水比较开心一点。

昨晚做了一个颇离奇的梦,梦见爸爸的座驾换成了一个仿佛飞机的热气球,日常出行全靠它。在空中的感觉还颇为不错,只是降落有些糟糕,有一段是自由落体,虽然明知不会有啥问题,但是每次都很担心。凯凯一言不合就收到了英国的录取通知书,于是当即买了一张火车票(???)出发,而等他过年回家的时候,发现全身的装备都焕然一新,手机也换成了iPhone。我唯一担心的是,他是不是刚到英国就折返了,不然怎么能在我之前到家呢。烨烨还是三四岁的样子......

随思录13

刚刚公司断网,我像只热锅上的蚂蚁四处探寻。终于网有了,趁着farbox同步的间隙,我把随思录12看了一遍,心底忽然涌起一股冲动。

12的主体是我在余神家的经历的记录。虽是短短几句流水账,当时的记忆却仿若訇然洞开时的光线刺入,一时间迷了眼。那3天带给我的感动尘封在我的心底,却藉着这些文字自心底汨汨淌出。它们就像是一把钥匙,我自有宝藏锁于宝山,却欠这一把开启的钥匙。我想,感动常有,我亦不曾忘却,却仍需这些文字来提醒来开启,所以,还是多记录吧。

今天早上理了发,因而过午才至公司。本打算去伯伯处看看,却沉迷于近热的手游《阴阳师》不能自拔。耗尽体力后,我留iPad在充电,顺手打开了Facebook。......

vim插件0——vimrc

来公司后开始使用vsCode编程,但是用着用着,总觉得不顺手,于是将目光投向了vim。经过一番配置,各种体验都要优于vsCode,于是干脆放弃vsCode彻底转投vim了。

思量着或详尽或简略地介绍一下我的配置,兴许日后也会有所帮助,于是打算写一个系列,主要是介绍我用着的或者曾经用过的一些插件。这个系列结束后,我打算再介绍一下iterm2和fish的配置,然后再开一个系列,介绍我用homebrew安装一些提高效率或者有意思的CLT,毕竟我目前可是有着全命令行工作的梦想哝。

要介绍vim的插件,首先要讲的肯定是vimrc文件。vimrc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general settings,比......

随思录12

好久没有记录点什么了,日记倒是偶尔在Day One上写下只言片语,亦只是片段。现在在从千岛湖到义乌的客车上,听着MP3里放着的《电灯胆》,脑海中闪过许多东西,忽然很想写点什么。

昨晚梦见了和etone相遇的场景,大约是在他办公室。我和他谈起那我糟糕的毕业论文,满篇几乎没有一点我自己的东西。我觉得论文最好的样子应该是全是自己的——自己的想法、自己的证明、自己的思路……etone把我的这个想法批驳了一番,然后说起他现在的一个学生,刚发表了一篇论文,只有短短的两三页,从选题到证明全是自己想出来的,之前完全没有类似的内容。我看了看论文封面的署名,叫做赖敏。醒来后这个场景仍然深刻地印在脑海中,大约这就......

随思录11

刚刚签了金吉鸟年卡的合同,交了1680,而在开业前的这一个半月即暑假,我可以免费在其他连锁店锻炼,也算是福利吧。想想和高三的暑假还真是类似,当时被叔叔带去健身房,找了一个私教,教我怎么使用器械,为我设计食谱。当时不觉得有什么,现在一看价目表,好遗憾当时没有留下点什么。但愿这一次不要再如四年前那般一事无成了。

6月底的时候决定申请master,导火索是与査神的交谈,但是之前问了那么多聊了那么多也不是一点影响都没有。先工作几年再读研究生自然也不错,可是听了前辈的话之后我忽然觉得不应该让第一份工作成为我的经历的污点。而査神的话使我意识到,我之前一直觉得我不能出国是受限于家庭状况,可是事实并不是这样......